让孩子在自然中成长

记都都和三元村的故事

转载自微信公众号/一苇杭知之 作者/小启仙森

    2020年8月30日,一场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,让本来在开心打核桃的大人和孩子们,瞬间成为一群逃难的落汤鸡。所有人都没有带伞,没有穿雨鞋,无论是大人,还是孩子,都只能完全淋着雨,踩着泥泞的山路,倘过泥石流的山洪。然后,衣服湿完了,鞋子也湿完了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场景,让我想起电影《时空恋旅人》里那场经典的雨中婚礼。虽然大家没有像电影里那么疯狂的欢笑着,但三元村发生的这一切,是那么安静和有序,无论是撤离,还是互助。而神经质的天气,并没有让大家变得神经质,反而像一场精心安排的淋雨体验和亲子快乐时刻。

    每一场不期而遇的缘分,都书写着一段充满快乐和惊喜的旅程。这样的旅程,每次来都觉得这样就很好不需要重来,而这就是都都和三元村的故事。


【关于三元村】

    骑行界有个桃花源,名山地户外乐园,又名四川省山地自行车训练基地,又又名三元村。

    和三元村结缘,要先从“"说起。“”品牌于1984年在北京成立,而我们熟悉的米粒俱乐部,成立于2017年1月,是西南地区首家幼儿滑步车俱乐部,地址就在西村负一楼盒马生鲜对面。

    记得我们那次去,应该是17年底,在买了一台PUKY平衡车,自然就成为了那里的会员,也开启我们和的故事。

    ,除了常规的场馆骑行和教练授课外,还有周三会员日空中跑道骑行、户外非遗约骑、亲子户外游、各种赛事和雪地撒欢等……近三年的时间,基本每个项目我们都参加过,而我这次要重点写的就是亲子户外游,也就是三元村,以及那些美好的童趣时光。

    从2018年国庆第一次去三元村,到2020年8月底,近两年的时间我们一共去过三元村九次,包含了三次露营,六次一日游。可能算不上资深的村民,但至少还是有点土味了,而这背后的快乐早已融入到一次次三元村之旅的回忆里。

1)2018年10月,欢度国庆 三元露营

2)2019年3月,拥抱春天 放飞梦想

3)2019年6月,端午露营采摘活动

4)2020年3月,春暖花开季·第五期

5)2020年4月,春暖花开季·第六期

6)2020年4月,初夏采摘季

7)2020年6月,星空桃源季露营

8)2020年7月,SUP浆板精品团

9)2020年8月,金秋丰收季

 

【三元村的故事】

    每次来三元村,村长都会这样介绍:“户外基地,是离成都最近的山地自行车户外乐园,位于成都市青白江区人和乡三元村,离成都车程仅需要40分钟,环境优美,交通便利,在这里可以骑行、登山、徒步、露营、垂钓、定向越野、教育户外拓展。在这里也曾举办过,第十九届亚洲山地自行车锦标赛、山地自行车挑战赛等亚洲以及国家级的赛事。”但其实,于都都,他只记得这里是三元村,这里有黑马村长,以及村长带来的这一切…… 


二零一八年

    第一次来三元村,是2018年国庆,那时都都两岁半。一来可以错峰国庆不去景点凑热闹,二来去看看传说中的三元村,体验两天一晚的“欢度国庆 三元露营”。

    不巧的事,那段时间雨水很多,到了三元村才发现到处都是泥泞的土路。于是我只好开车去最近的清泉镇上临时买雨鞋,跑了好久也买不到适合都都的,便有了这个凑合的粉红潮款,瞬间有了土著村民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三元村,无论是在泥土草坪上玩游戏,还是亲子互动包饺子,或者夜晚看坝坝电影,以及一家人睡在露营帐篷里,对我们来说都是新鲜的体验。

    这里有泥土的芬芳,有自然的气息,有土味的快乐,更有亲子的放松。


    特别是露营,你会完全沉浸在山林,听山间自然的鸡鸣和鸟语。

    这里,一切只需要听村长的,我们这些所谓的家长,摇身一变成为村里的“大朋友”,带着这些幼儿小朋友,一起玩耍,有时是安排的项目,有时是自发的组织。而,就像一个温暖的大家庭,把大家聚集在一起,大家像邻里关系一样互相关心和帮助,也总是充满着爱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村长带着大家,一起去体验5公里登山徒步植物科普。所谓的路线,其实就是当年山地自行车留下来的路,有时确实是一条路,有时根本算不上一条路,然后边走边观察动植物。遇到难走的路,村长总会说:“让孩子自己走,跌倒了可以自己爬起来,拍拍身上的泥土,这样孩子才会成长”。而两岁半的都都,就这样走完了全程。

    当登上龙泉山脉的某个山时,看着远处的风景,你会情不自禁地想起王维的那首:

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;

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。

竹喧归浣女,莲动下渔舟;

随意春芳歇,王孙自可留。

    我想,这里有秋雨初晴后山村的旖旎风光,像一幅清新秀丽的山水画;仿佛有寄情于山水田园后对隐居生活的追求,似一座怡然自得的世外桃源。

    不知道此时的都都在想些什么,还是什么都不想。

    好在,这样的野趣徒步,总会有小朋友喜欢的田园采摘。徒步累了,吃点东西,就有劲了,也满足了。



二零一九年

    这一年,我们去了三元村两次,一次一日游,一次露营。经历了18年的陌生和尝试后,对这里多了一份熟悉和亲切,也开始体验三元村的其他项目。

首先是骑行训练课,也就是土坡骑行,分为初级赛道和高级赛道,村长会给小朋友讲解骑行技巧和安全事项,然后小朋友在这里无限次的绕圈骑行。可能这时,看着一个个老司机浪到飞起,你才会觉得这里是的户外基地。


但或许,这才是最原始最有趣的三元村骑行。


戴上头盔,穿上护具,来三元村,骑土坡越野,你就是那个最勇敢的小骑士。

    然后是浑水摸鱼。所谓浑水摸鱼,就是村长找了一小块地,灌水放鱼,粑粑麻麻就在那里捉鱼,有人参与有人围观,而小朋友呢,也在泥地里,拿着水枪,各种扫射,不亦乐乎。这种场景,特别像农村田耕时节一起插秧,只不过那是种下希望的种子,而我们是收获晚上烧烤的食材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手工糍粑。一堆人围在一圈,粑粑麻麻使劲,小朋友参与,一起打、不停转。一批累了后,换下一批继续,直到糯米被打得又软又粘。出锅后,所有人排好队,一人一盘的领取糍粑。不知是村长的糍粑配方独特,还是大家付出劳动制作的食物,每次的糍粑都是那么好吃,从不会让人失望。

    最后是不变的5公里登山徒步植物科普。每次徒步的线路都不太一样,但基本都是各种乱串,也不知道这些路是村长如何研究的,便跟着走就好。而都都,也越来越有了“小村民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同样的山上,不同的季节,不一样的景色。这里的桃花之美,不比龙泉那边繁华,反而多了一份寂静。就像白居易的那首:

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;

长恨春归无觅处,不知转入此中来。


二零二零年

    这是特别的一年,众所周知的疫情影响着每一个人;这也是疯狂的一年,基本每个月我们都要去一趟三元村。想起那句:“当你不知道周末去哪里玩时,就去三元村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,从3月疫情开始陆续解封后,到刚刚结束的8月,六个月的时间,我们就去了六次三元村,其中五次是一日游,一次是露营。也正是因为这样的频率,我们才开始真正认识三元村,熟悉这里的一切,热爱这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疫情后,三元村完成了升级。有了村里最漂亮的厕所和洗澡间,有了更多标准化的露营区,有了更丰富的体验项目,有了更丰盛的坝坝宴,还有专业的跟拍摄影师。

    这个三元村,仿佛变得不太一样了,但当你真正走近时,你会明白,其实三元村还是那个三元村,这些城市化的包装依然改变不了那浓浓的土味,你还是会在这里感受到那久违的“土味快乐”,而这才是最本色的三元村。

    这次从吃开始说起。在三元村,有各种卤菜,比如卤鹌鹑蛋、卤鸡腿等,村长有时还会介绍他的独家卤料秘籍;中午有各种农家小菜,最特别的还是都都爱吃的竹筒饭,也是小朋友们要亲自参与制作的。


    当然,最魔性的还是村长的烤五花肉。伴随着网络神曲,和村长的迷之舞步,五花肉仿佛也变得不一样,再配上生菜夹在一起,就成了真正的肥而不腻、入口即化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有意思的恐龙大作战。在三元村,恐龙是用滑步车的车箱做出来的,所有家庭都在那里专注地全手工打造,只为小朋友钟情的恐龙,万能的粑粑麻麻真不容易啊,这里像不像恐龙工厂?

    不过,当你真正完成时,你不仅会有一种内心的成就感,更有一份充实的家庭荣誉感。一个个小骑士纷纷变身小恐龙,游走在三元村,让这个户外乐园变成了恐龙乐园。



    然后是桨板体验。桨板(SUP)教学是三元村新增的超值项目,村长会教粑粑麻麻安全知识和划行技巧,保证一堂课就能学会跪式滑行,带着小朋友前往荷叶深处采莲,也因此get水上SUP新技能。


    而勇敢的都都,也努力在尝试着滑浆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想过三元村还可以这样玩,而这个项目,其实家长比孩子更开心,我们也前后两次专门去体验。相信未来,每年夏天,你都会看到,三元村不仅有小骑士车队,还有粑粑麻麻的浆队。

    最后是穿插的一些项目。

    比如村长教粑粑麻麻和小朋友爬树,季节适合会在林子里打核桃。

    比如村长会坚持他的徒步,但每一次徒步都有不一样的风景和感受。

    比如村长有时会骑上他心爱的哈雷坐骑,带着小朋友在村里兜风。

    比如村长会带小朋友制作爆米花,让小朋友感受粑粑麻麻儿时的快乐。听说村长有这样的梦想:总有一天我会骑着自行车、拉着爆米花机环游中国。

    比如村长会组织小朋友水枪大战,连家长也会乐在其中,各种特色水枪倾巢而出,尽情喷洒,加上露天泳池相伴,就是凉爽的盛夏狂欢派对。


    虽然已经去了九次,但依多项目还没有验到。可能,也是村长太全能了吧,总会琢磨出新的项目和玩法,让户外基地不断创新,吸引着各路大小朋友去体验。当然,没有这些所谓的新项目,三元村也值得一去再去。

    写到了这里,不得不写一下我们的“村长”。

    村长全名张金,是山地户外乐园的负责人,每个参加过户外活动的朋友们对他都不陌生,他就是户外乐园里无所不能的“黑马村长”。

    村长常说的一句话就是“玩中乐、乐中学”,他带着小朋友们爬树、爬山、做竹筒饭、打糍粑、磨豆浆。他说,“很多小朋友觉得到户外基地就像回外婆家一样,我看着他们一开始看到泥巴路都不愿意下地,到后来能自己爬山,身体素质越来越好,性格也越来越开朗,打心底里为他们高兴。”这样的他,不仅有着对自然和生活的热爱,更有着对自己内心信仰的坚持。

    我想,没有村长,的三元村,也就失去了灵魂。


【都都的故事】

    从2018年到2020年,都都一共去了三元村九次,而都都也从两岁半成长为四岁半的小朋友。

    这两年的时间,我们一直在摸索着“让教育没有围墙,最美的课堂在路上”的教育理念,也就是大家常提的研学旅行,而恰恰就是这条户外教育路上的好伙伴,比如亲子营始终倡导的让孩子们在自然+运动的结合中学习、感受、成长……

    我想,如果没有在三元村的这一切,如果没有努力践行让孩子在自然中成长,都都可能不会是那个在徒步或者登山路上被游客称赞勇敢、有毅力的小朋友,也可能不会独立完成在海拔3500的四姑娘山徒步整整十公里,不会独立登山两个半小时从青城前山山门到老君阁山顶。这一点我很欣慰,也很感恩。

    成长,从来都不是一条轨道,而是一片原野。

    在,村长喜欢给家长推荐一本教育界畅销书《林间最后的小孩》。

    作者提出,飞速发展的科技让孩子与自然的直接接触变少了,他们患上了“自然缺失症”,而这也给孩子带来了一系列影响。越来越多的儿童出现的生理和心理上的问题,如肥胖、感觉缺乏、注意力不集中、多动症、抑郁症等等,其实都与“自然缺失症”有关。

    自然教育能让孩子在自然中,感受生命的丰富与美好,让智力、情感、意志在自然的环境中逐渐完善。

    所以,回归自然吧。

    把自然还给孩子,抑或把孩子还给自然。

就像那场暴雨,一切都很自然,都都也很自然。

    的三元村,它就是我们在城市近郊的家,让现在这些远离乡村的小朋友,还有机会接触和体验粑粑麻麻曾经成长的大自然,然后在大自然里骑出成长轨迹,去追寻属于自己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个看似乌托邦的世界,却又是那么真实可触。

    我常常问都都:你喜欢三元村的什么?都都回答的总是很自由,比如村长、比如骑土坡、比如竹筒饭、比如徒步等等……或许这种意义的追寻是大人的思维,就像三元村于我可能是一份“精神家园”,而对于都都,其实就是许多片段和人的合集,然后交织出三元村的童趣时光,还有在那里成长的记忆。

    至于到底留下来什么,或许有吧,也或许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里给了他勇气、力量和毅力,还有视野、兴趣和快乐,以及源源不断的爱和自由。


    最后,特别感谢三元村团队,和最可爱的村长,以及每次出行都很辛苦的都都麻麻。

    附上今年3月自己剪辑的《都都三元村一日游》两分钟小视频。